85岁再出文学新作 铁扬散文集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研讨会在石家庄举行

0 Comments
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河北新闻网讯(赵荣昊)11月27日,铁扬散文集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研讨会在石家庄举行,省内外知名作家、评论家在会上给这部作品以高度评价。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,是继2015年出版的散文集《母亲的大碗》之后,铁扬先生又一部对艺术和生活发表感悟,对中国乡村文明进行现实关照与历史回望的佳作。共收入51篇散文随笔,显示了他独特的艺术思考和文学功底。

85岁的铁扬是中国美术现实主义创作领域的一面旗帜,他的美术作品色调明快、笔力雄劲、意蕴深远,闻名海内外画坛。在美术创作之外,铁扬一直笔耕不辍,发表了诸多散文及小说作品。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内容包括作者对童年故乡风物的描绘、个人回忆(童年生活记忆、从医经历、文工团生活及“中戏”求学经历)、人物描摹(父兄、乡亲及师长)以及对几位画家及作品的艺术随感。

河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凤在致辞中说,铁扬先生的笔下,玉米地和梨树林涌动着自然生机,农家的炕头洋溢着人情的温暖,太行山的雄伟、冀中平原的辽阔更把人的视线引向远方,中国大地和生活家园就是他艺术中最鲜明的主题。

铁扬先生笔下的故事真实、真诚,在生活的写实基础之上又多了几分别具匠心的哲思。《中国艺术报》副社长、著名作家孟祥宁读完这本书后,对每篇文章所蕴含的浓浓的情怀印象深刻,“不只是怀人、怀事、怀旧、怀时,而是在每一个细小的景致、人物、故事、事件等的切片中,都烙印着铁扬先生对人生的思考。他发现的是旁人难以察觉的生活之美、人性之美,感受到的是细致入微的人世脉络和浅淡温暖的生命温度。”

铁扬的童年是在冀中平原度过的,家乡留给他的记忆深刻而丰富。铁扬在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自序里说:“我所以喜欢弄点文字是因了我心里的故事太多,而这故事大多源于我的童年。”著名作家、《中华读书报》总编辑助理舒晋瑜认为,“长期沉浸在大自然中,培养了他对于自然亲近体贴的感情,他发现人和大自然的和谐才是大美。他和大自然的热爱和交流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“铁扬老师的作品是散文、是小说、是诗歌……是文学和艺术的交响,是有着赵州乡音的一曲大地的挽歌。”著名诗人、作家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刘小放谈到,铁扬老师的作品有着历史背景和时代的语境,塑造形形色色的历史人物形象、人类大历史中的小故事,具有历史的深刻性和具体性。

说到最真实的自己,著名作家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何玉茹觉得,这本书里《向三羊有过一只羊》一篇更突出了这种代表性。写弱者也许不是铁杨先生的刻意而为,却可说是他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的自然流露,对弱者的悲悯、体贴,才应是文学艺术之本色。

“铁扬的文字坦诚磊落,大气自然。怨而不怒,哀而不伤。”著名文学评论家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河北师大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郭宝亮说,铁扬身上有传统文化、革命文化、淳朴民间文化的多重影响,铸成铁扬的坦荡磊落、雅正浩然的气质。因此,他笔下的事物和人物都打上了这种印记。

读铁扬散文,自然会想到铁凝。著名作家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刘江滨认为,这绝不是因为二者是父女关系,而是从其作品的风格、趣味、表达方式等方面都有许多相似处,连制造悬念、抖包袱的手段都很像。刘江滨说:“将铁扬与铁凝作品对照来研究,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”

读完散文集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后,著名作家阿宁表示,作为画家的作家,写作有一个特点,就是从外向里写。“这有难度,文学表现人的精神世界,能从外部进入要靠功力,很难。”阿宁认为,铁扬的文学,他写的是乡土,骨子里却不土,是对废名、沈从文、孙犁、汪曾祺的延续与发展。这样的文学,仍然是现实主义文学,是对现实主义文学的丰富与拓展,更有生命力,是一种能留下来的文学。

著名作家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胡学文觉得读完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是一种享受,他用三个词来概括这本书:味道、韧性和互融。某些作品可以当作散文来读,某些作品可以当作小说来读,胡学文认为,铁扬先生把美术的技法“互融”用到写作当中,比如说线条、色彩和明暗关系,写出了人物的明暗关系。“这样超出阅读经验有一种令人惊讶和欣喜的感觉。”

铁扬先生曾多次说过自己是一名“劳动者”,这让著名作家、河北省作协主席关仁山在写作上感受到很大的动力。“铁扬老师就是这样的艺术家,不断劳动,不断创造,点燃他心中的热情和对人民的爱,对生活的爱,对艺术的爱。”关仁山表示,作为晚辈作家,除了表达敬意之外,还要向铁扬先生好好学习。

听完与会作家对《等待一只布谷鸟》的讨论,铁扬向大家回顾了自己与文学的渊源。原来在他心中,绘画并不是排在第一位的,他对文学的感情比绘画要更早,在青年时期求学的时候铁扬就喜欢上文学写作了。“做画家是我第三个选择,第一个选择我想做交响乐指挥,第二个兴趣就是文学,第三个才是美术。”铁扬在书中写了他的祖父,这位参加过军阀混战的军人也曾在铁凝的长篇小说《笨花》里出现过。铁扬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学的时候,就想写祖父那个时代的人,但他觉得对中国近代史研究不够,不好下笔,后来铁扬专心画画,直到年纪增长,阅历增加,读的书也越来越多,回过头再写祖父,已不单单是一篇回忆性的散文,而是带有小说韵味的时代书写。

从15岁开始画画算起,铁扬先生画了70年的画;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作算起,铁扬先生文学创作也近30年。在这两个领域他驾驭得游刃有余,铁扬在会上总结说:“写文章也好,画画也好,要看你不能驾驭这个题材,你能不能开掘下去,开掘到什么程度。开掘目的到达了你要干什么?你和时代背景是什么关系?文学和时代发生关系,不和当时背景发生关系,文学就不能成立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